英语词根词缀源词典!

英语词源字典

原始语根假说 词根音义分析 b p f语根系统g k h语根系统 d t th语根系统 感叹语根系统 英语构词法 B P F词汇系统

g k h 演进假说及意义

来源:词根字典点击:
  

  西方语言学者经过一百年来的努力,构拟出来了印欧语系,并想象了印欧母语的原始形态。梵语是最接近原始语的,其次是古希腊语,古拉丁语等,英语是后来从日耳曼语中分化演变出来的。他们的研究成果非常有价值,为后人所瞩目,从此建立了历史比较语言学。

  现在,按照他们的方法,我们进行了英汉比较后发现,不仅印欧语系中有p t k 三套辅音的转换关系,汉语中也有。这三套辅音在英汉语中都还可以继续分化。这能否说明英汉语言中语音与语义的发展演变有一定的一致性?

  在格里姆定律中,三套辅音体系的转换是循环的,谁先变为谁?格里姆论述不多,后来的语言学家一般都认为是,“在前日耳曼语时期,只有在原始印欧语p t k 早已转化为原始日耳曼语f θ h这一类型以后,原始印欧语b d g才能转变为原始日耳曼语p t k,这个次序是很清楚的——因为日耳曼语的实际形式显示了这两组音位并没有合流(布龙菲尔德《语言论》第457页,商务印书馆1980年)。”我们认为谁先转化谁后转化的基础是印欧母语是否存在。如果存在,它到底是个什么模样?存在多久?五千年?一万年?这也是很难证实的问题。所以能否换个角度考虑一下这些音素出现的先后问题。比如g k h,可能是 g 先出现,k 后出现,或者反过来,或者先是清浊不分,后来分化了,如此等等。按照这样的思路,人类的初始语言或半语言可能是一样的,在漫长的人类历史中,人类的语音在不断地变化。过去是一种发音方式,后来变了,这个变,不是或不完全是替代,而是或更重要的是分化,增加。这样现代语音中就会积累许多不同的发音方式,猿人的,古人的,新人的,现代人的,等等,分化的方式不同也就形成了现在世界上许多不同的方言或语言。

  我们设想,人类初始语言中最先会发的音是最简单的 g k h,特别是k,因为他们使用的工具是石刀石斧,整天投掷砍砸,听到的声音是k,模拟的声音是k,以后逐渐分化为 g k h。因社会发展的需要g k h继续分化,又有了j q x s z等众多的音。最原始的音如 k 是对直接声音的模拟,所以 k 拟音词最多;后来分化出来的音如 j q表示的是引申义,所以j q拟音词少。这样人类原始语根可把砍声拟为ka。

  现代汉语拟声是“卡、喀(嚓)”,可用“砍、刻、口”等作为语根。“口”是汉字的一个字根,“口”是象形字,加上符号可以组成指事字:曰只甘等,加上形符,它可以指示读音:扣叩;加上声符,它可以分辨出很多种与口有关的器官、动作、声音、状态等:喉、咽、吐、吃、唤、嘈、响、名(夜里自己报名)、吴(本义偏头,表示乱说)、如(表示女的说话要依附男的)。上下相连表示脊椎的骨节(吕),内外相套表示旋(回);三口相聚表示评品,四口绕页表示喧嚣。

  “口”正好与我们说的话根吻合。以“口”为语根,先分化出“古、可、合”等,“口”读kou,“可”从“口”得声读ke。“古”从“口”得声读gu,声母变了,“合”从口得声既可读作ge,也可读作he。由“古”发展出来的字如“估”“枯”“胡”,分别读为gu ku hu. 由“可”(本义表示声音大而多)发展演化出来的字如“歌、苛、河”三字,也是分别读成ge ke he,由“合”发展出来的字“鸽龛哈”,如图:
  
  g又可以变为 j 君,j 又变为 q 启洽,q 又变为 x 杏兄,j 还可以变为 i 右,汉语拼音是 y,给有两音gei,ji
  


  g k 还可以变为 s 臊,z 足嘈,zh 只召占,ch吃呈串,sh石舍啥

  g k 还可以变为d t答塔呆吐

  在英语里,刀斧砍的声音可用cut为原始语根,按照张今先生的原始动词假说,k 音表示砍的行为,因其行为方式不同可以得到许多不同的词,若以音变为线索可以得到如下流程图。


  这个流程图是为了叙述的方便,语言发展史上音变义变的关系是错综复杂的,不一定严格地遵守这么个先后顺序。各方框可以含有下列词汇: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